历史

第50回(1 / 2)

半个时辰后,凤氏命侍婢送余医官出去。等对方一走,她与姜氏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。

侯爷曾在信上提过,等昭儿回来,宫里或会派人前来查探。倘若身上有伤,她便能留在家里;倘若无伤,定有事端。

姜氏认同他的话,凤氏本来不信的,没想到……唉,或许侯爷猜到了前半段,后半段未必是他想的那样。

她不停地自我安慰。

“怎么回事?季五当初来信说昭儿已经好得差不多,怎么恶化了?”进入内室,凤氏来到元昭的榻前瞧瞧她的脸色,伸手一探额头,“唷,开始发热了。”

“余医官说这是正常现象,熬过今晚,便无大碍。”姜氏叹道,不停摸摸孩子的额头,“昭儿,难受不?”

“不难受,等一下喝完药我就睡了,向来如此。”元昭习以为常地望着阿娘、二娘,懂事道,“二娘,昭儿顽劣,害您为我奔忙,辛苦了。”

唷,凤氏听了这话,心里既欣慰又好笑,瞅姜氏一眼:

“姊姊你看,昭儿这小嘴甜的,越发懂事了。”

回想当年,刚出宫的那个小不点戾气惊人,动辄嚷嚷赏赐奴婢们一丈红。

“过完年该九岁了,能不懂事吗?”姜氏脸上笑着,心里疼着,“妹妹,按礼,昭儿明日应该进宫面圣的……”

“她这副身子骨怎么面圣?”凤氏睨她一眼,嗔道,“瞧着吧,明儿一早,皇兄的旨意定是来得比我早。”

噗哧,姜夫人忍不住笑了下。

“好了,你能笑出来就好。”凤氏满意地拍拍她的手,欣喜道,“眼下昭儿和长嘉平安归来,过两天侯爷也回了,姊姊,你我从此不必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了。”

父皇在世时,她的确与姜氏一般恐惧。因父皇曾经让她和离,不要管孩子。

其用意,傻子都明白,当时的她日日夜夜以泪洗面。

可如今是她的皇兄称帝,皇兄从小亲善,且与侯爷有着多年知交的情分,断然干不出赶尽杀绝的事来。

难怪古人说,过慧易折。

姜姊姊知书达理,聪慧无双,视府里姬妾的孩子如己出,无不悉心教导。偏偏她度人容易度己难,硬是改不掉多思多虑的坏毛病,生生把身子给憋坏了。

“好,都听你的。”姜氏不欲争辩,诚恳道,“妹妹,昭儿如今这副模样,姊姊实在无心料理府里的事,想向你求个人回来帮忙。”

“谁啊?”凤氏疑惑地看着她,“如兰?”

“不错,”姜氏点头道,“如兰今年18了,陛下不定哪天就给指了婚。趁她还在家,正好练练手,也让她们姊妹多些相处。”

如兰是凤氏的女儿,在家里排行四。

如兰是她的字,大名孟君,论家中女儿的排辈,她是长女。从小由嫡母教养,是个性情温和,秀外慧中的女子。

随亲娘搬到长公主府后,逢初一、十五必定带着六弟回侯府住两天,向嫡母问安。

她倒想每日回府,因长公主府的规矩太多了。可府里的属官偷偷告诉她,回侯府太频密会给嫡母招来祸端。

不得已,只好歇了这个念头。

“好呀,许久不见四姊了,都快忘了她长何模样。”榻上的元昭笑眯眯道。

嗤,这淘气孩子,“别以为二娘看不出你在帮你阿娘说话。”凤氏嗔怪地伸指轻戳她的额头,“行,看在你的份上,明儿就让你四姊过来服侍你,可好啊?”

“好,谢谢二娘。”元昭见好就收,异常的乖巧。

“那你乖乖躺着,不许调皮了啊!”这孩子精力旺盛,少有安分的时候。见她点头,凤氏这才起身向姜氏道别,“我先回去了,有事尽可派人去府里找我。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最新小说: 拜师九叔:末代天师! 都市我为尊 从霍元甲开始 黎明气象局 林北苏婉 轮回模拟:我能逆天改命季秋 轮回模拟:我能逆天改命 剑临诸天 开局成了小乞丐 女扮男装进男寝,做反派们的小团宠